今天是 添加收藏 | 设置主页
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法学实务 裁判文书 专题报道 为您服务 法律法规 开庭公告 网络直播

 

家族公司拒不清算 债权人如何主张权利

发布时间:2013-12-18 14:24:44


  吴某、赵某、李某三人于2000年成立A有限责任公司,在工商登记中法定代理人为吴某,吴某占60%的股份,赵某占35%的股份,李某占5%的股份,其中李某是赵某唯一女儿赵小某的丈夫,赵某本人已离婚。2004年赵某购买了吴某的股份,但未进行工商登记变更。2009年,A公司向于某借款2万元,并出具借条,双方约定该款于2011年年底一次性还清,其中借款人一处有赵某本人的签名和A公司的公章。2012年5月赵某突然死亡,A公司也因未缴纳工商管理费被吊销营业执照,公司仅存的一名股东李某也就是赵某继承人赵小某的丈夫并未履行清算义务,对债权人于某的欠款也不愿清偿,公司资产已经完全由股东李某和赵某的继承人赵小某夫妻变卖,现已无资产可以抵债。2012年10月于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A公司偿还借款本金2万元。

    [分歧]

   本案被告是A公司,股东李某出庭参加诉讼,但在庭前调解过程中达成协议,股东李某自愿代A公司偿还12,000.00元,于某放弃另8,000.00元的债权。本案以调解结案,原被告双方均非常满意,其实原告已写好了追加当事人的申请,如庭前调解不能成功,则要追加吴某、赵小某、李某为本案的被告,那么本案将涉及众多的法律关系,如借贷方面的关系、《公司法》中债权人与公司和股东方面的关系、继承方面的法律关系。所以如果本案必须审理判决,从诉讼主体到判决结果,存在多种争议,笔者将其一一列举与大家共同探讨:

    观点一、原告应起诉A公司,并在A公司剩余资产范围内清偿。理由是A公司虽被吊销法人营业执照,但其主体资格仍在,而A公司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仅以其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公司外债应由公司负责偿还,如不能履行判决则在执行中再组织清算;

    观点二、法院应在审理过程中责令由A公司的股东李某进行公司财产清算,并以清算后的财产予以偿还。理由是公司解散应进行清算,并以公司财产余额优先清偿外债;

    观点三、被告应为A公司及赵某的继承人赵小某,借条中借款人有公司盖章和公司股东赵某的签名,赵某就成为了连带债务人,而赵某已经死亡,应由其继承人赵小某在所得遗产范围内偿还,A公司负连带责任。

    观点四、被告是A公司及A公司现有的股东李某,应由A公司和李某承担连带责任。因A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后,并未进行清算,股东将财产私自进行处分,所以股东应付连带责任,但现在只有一名股东李某承认系该公司股东,所以应由A公司和李某承担连带责任。

    观点五、被告是A公司及工商登记中所有的股东吴某、李某、赵某的继承人赵小某,且三人与A公司为必要共同被告。应由A公司及吴某、李某、赵小某限期清算,并以清算后财产清偿,如果股东未按时清偿,应由吴某、李某、赵小某按所占股份比例直接向于某承担清偿责任。理由是公司解散后应由股东组织清算并以清算后公司财产余额清偿外债,如股东无正当理由不及时清算,应承担相应责任,直接由股东按股份比例偿还外债。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五种观点,理由如下:

   一、A公司虽然是有限责任公司,吴某、李某、赵小某依法以其出资额为限对公司债务承担有限责任,但公司未经清算,对股东出资是否到位,是否抽逃资金和转移财产,均无从审查和确认,不利于对债权人债权的保护。而且,如果清算主体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法院如何执行?终止的企业的法人人格存在,对股东是有利的,对外的债权可以以公司的名义主张,而不利的如还债、纳税等可以故意回避,所以,清算主体对法院判决承担清算义务的行为很少主动履行。如在执行中再组织清算,股东难以召集,也将增加原告诉累,使本为小额而简单的民间借贷案件复杂化,判决也很可以成为给债权人的“法律白条”,不利于交易安全和纠纷解决。因此,第一种观点不可取。

    二、第二种观点值得肯定的是判决股东限期清算,但股东不按期清算将承担什么样的法律后果不明确,不利于促使股东积极配合法院清理债权债务和变卖财产,当然也无法偿还债务,结果是不利于对债权人债权的保护。

    三、第三种观点方便直观,但在实践操作中仍存在一些问题。在工商登记中吴某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至于谁能真正的代表公司,于某作一个普通的债权人,只能通过工商登记的公示信息方可知晓,吴某转让股份的事情,于某不可能知晓,但吴某在出售股份后,没有进行工商登记变更,故从债权人于某角度看,赵某只是一名普通的股东。一般观点认为,欠据中有个人签名和加盖公章的欠条是否要打欠条者个人承担责任,必须判定是否为职务行为,本案欠据中有公司盖章和公司股东签名,若只是公司借款,签字的人必须是公司负责人,但股东不等于是公司负责人,如只是普通股东,应认定为与公司共同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故原告于某可以按第三种观点诉A公司和赵某的继承人赵小某,A公司现已无财产,若赵小某证明赵某的遗产数额小于已归还的债务,则于某仍得不到清偿,故出于对债权人利益的保护,此观点也不是本案解决的最佳方案。

    四、第四种观点和第五种观点均主张对未尽清算责任的股东进行清偿,只是要求清偿的股东数不同。《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清算义务人应在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后十五日内组织清算。《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不得滥用公司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那么未进行清算的情状下,要求股东承担清偿义务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呢?股东该清算而不清算实际上是一种侵权责任,在构成上有四个要件:(1)清算义务人不履行清算职责;(2)财产流失、贬值,甚至被私分;(3)造成债权人实际经济损失;(4)清算主体对不尽清算责任主观上有过错。因此,作为一种违法的行为,股东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这样既公平又合理。另一方面,公司在吊销营业执照后仍不进行清算,一方面说明股东在利用吊销营业执照的程序恶意逃债,另一方面说明股东已接收和占有了原公司财产,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客观现实。股东不依法定程序清算,只能说明其实际获得的利益要大于其在正常清算下利益,应对其科以无限责任,以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实现法律的公正、公平。

     具体到本案,因本案中连接各种法律关系的点共有三个:

    1、股东吴某转让股权后未变更工商登记,债权人从公示中得到的信息就是三个股东,故三个股东均应承担责任。本案中股东赵某生前购买了吴某的股份,但在工商登记中未进行变更,原告于某作为一个普通的债权人,只能从工商部门的公示信息中得到该公司的信息,其内部股东间的约定,于某是无法得知的,故三个股东均应承担相应责任,吴某以自己已出售股份或不再进行经营管理为由不承担责任于法无据,除非原告承认已知道A公司股份比例变更的实际情况。

    2、赵某的股份未处理,其死后唯一的继承人赵小某应自然成为该部分股份的所有者即股东之一。《公司法》第七十六条规定,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中赵某唯一的继承人是赵小某,赵小某也未声明拒绝继承赵某的遗产,在取得赵某财产的同时,也应承担赵某相应的义务,故本案中赵小某也是适格的被告。

    3、私自变卖资产,股东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案中A有限公司是私营企业,没有主管机关,其清算义务人应该是该公司的股东。企业被吊销营业执照后,三名股东作为出资人应履行清算义务,及时组织清理。但股东不仅没有履行清算义务,而且还处分公司财产,这既违反了公司法的要求,也有违民法的诚实信用原则。本案的三名股东完全符合侵权责任的四个要件,故三名股东在清算责任之外,还应承担对债务人未获清偿部分按股份比例清偿欠款的民事责任。第四种观点只要求股东李某一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不但于法无据,而且使承担清偿责任的人员大为减少,不利于保护债权人利益。

    总之,本案反映了家族公司中更为复杂的问题,也是公司法中的两个重要问题,那就是家族中公司股东违反清算责任所承担的赔偿责任以及某一股东死亡后继承人和其它股东如何偿还债务的问题。笔者认为:首先,应在《公司法》中明确强制解散的情形,杜绝“散而不清”现象的发生,在必要时应直接让企业股东承担责任;其次,在家族公司中,公司股东利益完全一致,也更容易转移、私分公司财产,故债权人的利益更容易受到伤害,所以应及时处理继承关系和公司法相关法律关系的衔接,在纷繁复杂的法律关系中公平、高效地处理这种民间借贷案件.

第1页  共1页

编辑:后旗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